浩大书屋 > 修真小说 > 更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百七十五章 一剑惊人

第六百七十五章 一剑惊人

    弄虚作假,沈白在江湖上的名声其实其实不算大年夜。

    沧澜剑宗曾经衰落这么久了,也就只要柳公元还在江湖上残留着一些名声,剩下其他的嘛,不论是沈白照样其他人,其实都只能算是无名之辈罢了。

    看到这么一个穿着孝服,还只要天人合一境的武者下台挑衅,程庭山立时一皱眉,呵叱道:“哪家的小辈来这里捣乱?你家晚辈没教过你高低尊卑吗?先生不懂事,师父难道还不懂事吗?下去,不要混闹!”

    听到程庭山居然说他师父,沈白的眼中立时显现了一抹寒芒来。

    不过他脸上的神情照样没有丝毫的变更,只是持剑沉声道:“之前诸位貌似没说天人合一境不克不及参加比试,难道程前辈连面对一个小辈的挑衅都不敢吗?

    鄙人沧澜剑宗……新任掌门,沈白,请藏剑山庄,程庄主赐教!”

    这一刻沈白可不是以落后小辈的身份来挑衅程庭山的,而是以沧澜剑宗掌门的身份。

    程庭山一皱眉道:“你是沧澜剑宗的新任掌门?混闹甚么!柳公元在哪里?”

    沈白沉声道:“家师曾经去世,所以我就是沧澜剑宗的新任掌门,这个资格,难道还不敷挑衅程庄主你吗?”

    听到柳公元已逝世了,在场的众人立时哗然,程庭山的眼中倒是显现了一抹不屑之色来。

    弄虚作假,柳公元是小我物,他巅峰之时,就算是程庭山都不敢跟其着手。

    但如今柳公元曾经逝世了,沧澜剑宗乃至衰败到了把一个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推出来当掌门的地步,这的确就是一个笑话嘛。

    眼下沧澜剑宗还能位列七宗八派之一,完全就是由于柳公元的存在,成果如今柳公元一逝世,估计很快沧澜剑宗就要被江湖歌诀中除名了。

    这沧澜剑宗的新掌门或许禀赋不错,但却照样太年青了一些,没有经历。

    这类时辰不赶忙隐瞒柳公元已逝世的消息,低调闭关苦修到武道真丹境,他居然还跑出离开处浪,主动分布柳公元已逝世的消息,这的确就是本身坑本身嘛。

    程庭山冷哼道:“柳公元若是还活着,他是不会让你干这类傻事的。

    念在你只是一个小辈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退走吧。”

    沈白摇摇头道:“抱歉,这个机会,我不想要。”

    程庭山的脸上显现了一丝怒容道:“给脸不要脸!”

    话音落下,程庭山手中一柄长剑曾经出鞘,闪烁着耀目标光辉,剑出星光四散,每抹星辉,都带着惊人的剑意!

    程庭山手中这柄长剑,赫然是一柄神兵,位列江湖名剑谱第四十五位的星陨,等级要比沈白手中的白虹强多了。

    世界名剑百零八,个中有一小半都可都是在藏剑山庄内收藏着呢。

    沈白微闭着眼睛,这是他代表沧澜剑宗踏足江湖的第一战,即使要面对的是位列风云榜的强者,藏剑山庄的庄主程庭山,他也不克不及败!

    楚休能斩杀聂仁龙,那他也一样可以或许击败程庭山!

    带着这类毅然的心境,沈白手中的白虹剑已然出鞘。

    那是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剑,但却谅解着沈白极致的心血凝集,让他的面色都模糊泄漏出一丝病态的惨白来。

    随着那一剑的刺出,在场浩大持剑的武者发明本身手中腰间的长剑居然在颤抖着,不受本身掌控,向着擂台的偏向飞去。

    除武道宗师境地的存在可以或许压抑的住本身的兵器外,其他持剑的武者都只能眼睁睁看着本身手中的长剑出手而飞,环绕着沈白回旋着。

    有数剑鸣之声响彻寰宇,千百柄长剑临空,密密层层的改变舞动着,随着沈白那一剑落下,有数长剑搀杂着万道剑气,连绵一向的向着程庭山袭来,那股威势的确骇人非常,看得人头皮发麻。

    程庭山也是惊惧非常,这些都是甚么器械?

    他手中的剑势从之前的进攻快速的改成了回防,但却被那有数长剑跟剑气冲击,使得他步步后撤。

    程庭山的实力还算是强的,之前那徐北归在万剑归宗的强大年夜剑气之下,乃至连抵抗都做不到,直接就被秒杀。

    沈白手持长剑,突然间向前一步,有数柄长剑在虚无剑气的集合下,凝集成了一柄百丈大年夜小的巨剑,向着程庭山轰然砸落!

    一声巨响传来,擂台直接被轰碎,程庭山的身形撤退撤退几十丈才停下脚步,面色曾经是白里透红,显得很纰谬劲。

    程庭山的星陨剑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丝丝纤细的裂缝,方才沈白那一击,居然将他的神兵星陨剑都差点轰碎!

    沈白面色惨白的收起长剑,沉声道:“程庄主,承让了。”

    在场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木鸡之呆。

    一招,这沈白居然一招便将程庭山击败,这实力也不免难免太过骇人了一些,沧澜剑宗甚么时辰出现了这么一小我物?此人怕是可以或许媲美龙虎榜前三位的存在了!

    一旁的赢白鹿也是猎奇的看着沈白,说实话,迸发力可以或许达到沈白这类境地的,他就只见过两小我,一个是张承祯,一个是楚休,就连宗玄都要差一些。

    沧澜剑宗既然有这么一个天赋,为甚么不早点拿出来?这沈白若是在小凡天时便涌如今江湖傍边,估计此时也肯定是可以或许位列龙虎榜前三的强者了。

    赢白鹿此次纯粹就是被派出来当吉祥物了,他压根也就没计算出手,但没想到倒是还有这么一个不测收获。

    这沈白,可是成心思多了。

    固然此时被轰飞的程庭山可丝毫都没有感到成心思。

    他将手中的星陨剑扔回到空间秘匣傍边,又拿出一柄长剑来,居然也是神兵,看得在场的众人是眼红不已。

    乃至有人还在想着,本身若是把程庭山给干掉落,是否是便可以或许取得程庭山空间秘匣内一切的器械了。

    其实方才程庭山的掉败只是一个掉误罢了,他没想到沈白的实力居然会这般强大年夜。

    所以一个不查之下,他居然还率先出手,回防的时辰根本就来不及了,这才会如此狼狈的。

    就在程庭山预备再次出手找回场子时,夏侯镇倒是嘲笑了一声道:“程庭山,愿赌伏输,这一局可是你败了。

    一次没赢便再打一次,你这是甚么都掉落臂也要在这里耍无赖了?

    你藏剑山庄可以不要脸面,但此次我东齐同盟倒是耽搁不起时间!”

    固然之前比试的时辰没说被轰出擂台算不算输,但众目睽睽之下,程庭山被沈白一剑轰飞,跌落到了擂台之下,如许若是还不算输的,那实在实际上是有一些胡搅蛮缠了。

    程庭山的面色涨得通红,他是藏剑山庄庄主,又是江湖前辈,成果明天倒是当众败给了沈白一个小辈,这脸可是丢大年夜了。

    在场的众人可不论你程庭山是否是轻敌,是否是还有底牌没使出来,反正在他们看来,你程庭山就是败了。

    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程庭山走到一旁,面色漆黑的坐下。

    夏侯镇大年夜笑着道:“没想到沧澜剑宗居然还会出现沈白小友如许的豪杰人物,柳掌门固然去世,但在天之灵也是会欣喜的。

    沈小友这一局赢了,下一局谁来?”

    这时候辰沈白忽然道:“鄙人其实不是来争夺盟主的,以我的辈分和经历,也没有资格担负盟主这个地位。

    夏侯家主既然是这个同盟的提议者,废了这么多的力量,于情于理也应应当这个盟主。”

    若是柳公元看到沈白明天的表示,柳公元的在天之灵必定会很欣喜的。

    之前的沈白少言寡语,行事简单粗暴,平日不推敲后果,但如今的沈白则是学会用真正一宗掌门的心态去干事了。

    沧澜剑宗本身衰弱,沈白又是一个小辈,固然实力够强,但真正打起来,在场的众人未必会输给他,程庭山也只是输在了轻敌之上罢了。

    所以执意争夺这盟主之位,沈白未必会有好下场。

    相反像如今如许,本身一出面便用最强的实力击败了程庭山,取得了在场众人的任何,也为沧澜剑宗打出了名声,而让步一步,本身也取得了夏侯镇的好感,何乐而不为呢?

    果真,一听沈白此言,夏侯镇立时便显现了一丝忧色来。

    陆家家主本身就是站在夏侯镇那边的,闻听此言也是立马站出来赞成:“沈掌门说的没错,夏侯兄为了同盟一事跑东跑西,这才将我等都集合在这里,论及春同盟的懂得程度,在场的诸位可都不如夏侯兄,此时让他人来当这个盟主,实在实际上是有些过分了。”

    随着程庭山好看被重创,众人倒也没人站出来否决甚么,在场心思比较多的,本来就是程庭山。

    剩下要么是立场不定,预备看热烈的,要么就是真跟楚休有仇怨,谁当盟主无所谓,他们只想要杀楚休的。

    所以如许一来,倒是没人站出来否决甚么,只要程庭山照旧黑着脸。

    夏侯镇显现了一抹笑容,站在中心拱手道:“幸得诸位抬爱,成为这盟主,某必将带领诸位,斩杀楚休那魔道妖人,毁灭关中刑堂,还江湖一个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