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大书屋 > 都会小说 > 首富杨飞 > 第1290章 毁掉落一个品牌,只须要一个决定

第1290章 毁掉落一个品牌,只须要一个决定

    胡玄林奥秘兮兮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杨师长教员不太信赖风水相术之说,但我吃的是祖师父赏的饭,固然学艺不精,但也自问粗通一二,特别是对面相之术,很有心得。”

    杨飞挥了挥手:“有话快说别掉落书袋子了”

    胡玄林道:“我看刚才那位密斯,朱唇皓齿,鼻梁高挺,发质柔嫩,人中清楚,柳叶弯眉,眼神清澈,声响柔和,好一个旺夫之相啊,并且她男女宫丰润有肉,此乃后代浩大之相,正好弥补杨师长教员射中缺子的遗憾”

    “你说甚么”杨飞眉头一皱,“我射中缺子”

    胡玄林道:“杨师长教员,我这小我,从不说妄语,你的面相,本是极佳的,唯独只要女儿命,没有儿子命。而刚才这位密斯的面相,正好和你相合,可让你射中得子。”

    杨飞嘲笑道:“信你才怪”

    “杨师长教员,信不信由你,面相我曾经帮你看了,也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胡玄林道,“信者有,不信者无。我再送杨师长教员一句,杨师长教员,你的命格,有些看不透。”

    “看不透”杨飞道,“是你学艺不精吧”

    胡玄林抓了抓头,说道:“真的是很奇怪,我胡或人相人有数,但像你如许的面相,我也只碰到两小我罢了。”

    杨飞心念一动,问道:“两小我”

    胡玄林道:“是啊,我之前碰到过一小我,面相和你一样,让我看不透。就比如雾中看花,水中望月,总隔着一层甚么器械,让我看不逼真。”

    杨飞沉声问道:“别的那个,是甚么人”

    胡玄林道:“他叫李毅,和杨师长教员一样,也是大年夜富大年夜贵之相,但我再想深究的时辰,却发明看不透他了。”

    杨飞沉吟道:“李毅仿佛听说过。”

    胡玄林道:“杨师长教员,你比来的运程,有些犯君子,必定要当心。”

    杨飞呵呵一笑,甩门而去。

    陈若玲问他道:“那神棍伶仃找你说了甚么事”

    杨飞看她一眼,笑道:“说你的坏话。”

    陈若玲笑得花枝乱颤:“说我吗是否是啊他说我甚么了”

    杨飞细心看她的脸,认为胡玄林说得一点不假,面相都很对。

    特别是她的男女宫,非分特别的饱满,难道真的是好生育

    杨飞道:“神棍罢了,就靠一张嘴吃饭呢信他才怪了。”

    但是,杨飞心底,却对胡玄林的话,很是震动的。

    他是过去人,知道后世的中间大年夜厦,实在其实采取的是龙形设计,改变而上,有如矫龙吸水之势。

    这一切,难道真的只是偶合

    照样说,这个神棍胡玄林,真有常人不及的本领

    陈若玲没有食言,对杨飞的话也很上心。

    只用了三天时间,陈家某家公司,就成功入股北金熊猫厂。

    以陈家的权势和财力,要入股一家日化厂,还不是小菜一碟

    并且陈家其实不贪婪,只收买了10的股分。

    当宝洁公司得知这个消息时,陈若玲曾经完成了签字协定,拿到了股权让渡书。

    宝洁公司立即和熊猫厂家停止沟通,说宝洁有志愿收买熊猫厂的全部股分,为甚么要在这个节骨眼,把10的股分卖给他人

    熊猫厂也有事理,理直气壮的说,股分卖给谁不是卖

    陈家出价高,固然卖给他们了,大年夜不了,你再找他们收买回来就是了。

    宝洁在懂得到陈家的权势后,也就明白熊猫厂为甚么这么做了。

    在国际经商,有些生意,你是推托不掉落的。

    有些权势,会在你行将得手之际,忽然插手出去,从中捞一杯羹汤。

    哪怕你明明知道,对方这么做同等于掠夺,你也毫无办法。

    宝洁也就默许了此次股分让渡。

    以避免夜长梦多,宝洁尽快启动收买熊猫厂的筹划。

    和熊猫厂的会谈,并没有碰到甚么阻力。

    现在,熊猫厂走错了一步,乃至有明天如许的败局。

    六年前的熊猫厂,洗衣粉年发卖量达到了六万多吨,占据国际前三甲。

    但是,熊猫厂的高层,为了扩大,为了引进资金,准予了和宝洁的协作。

    宝洁在初始会谈中,说得很难听,说是要投入巨资,宣传熊猫这个品牌,要让熊猫成为国际第一。

    但是完成收买以后,宝洁就翻脸不认人了。

    接上去的几年时间里,宝洁不但没有投入一分钱宣传熊猫这个品牌,反而几次再三紧缩熊猫洗衣粉的产量,并引进了自有的汰渍品牌,把一切的宣传资本,投入到自有品牌的宣传和生长中去。

    依附熊猫厂打上去的渠道基本,汰渍抢占了国际的一线批发商,敏捷翻开了国际市场,再加上强势的告白宣传,汰渍在短时间内,成为国际一线品牌。

    与此构成鲜明比较的是,国际的大年夜品牌,却一个个都在走向衰败。

    活力28也好,熊猫也好,都走上了合伙的门路,无一例外的被雪藏,无一例外的走了下坡路,逐步消掉活着人的视野里。

    这两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国有品牌,由于一步之差,而光辉不在,不由令人叹惋。

    假设现在他们能保持生长自我品牌,在已有市场的基本上,选择某一点发力,做大年夜做强,信赖今后全部国际的日化格局,都将大年夜大年夜不合。

    但是,汗青没有假设,也没有假定。

    当权者的每个决定计划,都将无可逆转的影响企业的生长。

    打造一个有名品牌,须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间。

    毁掉落它,却只须要一个决定。

    熊猫厂在做出被收买的决准时,并没无认识到,这将是国有大年夜品牌最后的机会。

    或许,熊猫厂真的想借助宝洁这个庞然大年夜物来生长本身

    或许,熊猫厂只是看到了眼前的好处,赚一波快钱就够了

    不论怎样说,宝洁收买熊猫厂的行动,非常的顺利,这是勿庸置疑的。

    宝洁请求收买一切的股分。

    而个中的10,却握在了陈若玲手里。

    当宝洁找陈若玲会谈时,她问杨飞,卖若干钱合适

    陈若玲也认为,杨飞在这个关键时辰,要陈若玲拿到10的熊猫股分,肯定是为了坐地起价。

    只不过,陈若玲认为,以熊猫厂如今的价值,就算你再坐地起价,也赚不到若干钱,还得往复折腾

    不过,反正收买的钱是杨飞出的,她只是帮杨飞的忙罢了。

    谁知道,杨飞其实不想坐地起价,说道:“这些股分,我不要钱,送给宝洁。”

    陈若玲大年夜吃一惊,还认为本身听错了

    10的股分,送给宝洁

    这

    不是杨飞的风格啊

    杨飞葫芦里,究竟卖的甚么药首富杨飞就来笔趣阁网址:biqyn